二、蒙古建国前的部族兼并之战 – 吴起兵法网

二、蒙古建国前的部族兼并之战

二、蒙古建国前的部族兼并之战

作者:吴秀永

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元代军事史

出自————《现代军事理论

        二、蒙古建国前的部族兼并之战

        (一)铁木真称汗

        成吉思汗,名铁木真,元史称之为元太祖。铁木真于战乱中降生,在家世衰落、艰难险恶的环境中长大。父亲也速该,是孛儿只斤部的首领,虽未被推举为蒙古部的可汗,但尼仑各部都奉他为主。他能征善战,胸怀大志,曾与同族的泰赤乌部头领争夺全蒙古部的领袖地位,被视为蒙古族的勇士。母亲诃额伦,生于东胡宏吉刺部旺族中,是也速该抢来的夫人。她容貌美丽,忠诚贤德,受人敬慕。宋高宗绍兴二十五年(1155年),也速该为报家族世仇率众攻打塔塔儿部,俘虏两名小头目,其中一人名铁木真兀格。凯旋归来的时候,妻子刚好生下一个儿子。按蒙古人的风俗,对新生儿常以初见的人和新听到的事情来命名。为纪念这次作战胜利,也速该将新生长子命名为铁木真,蒙语的意思是“铁的变化”。幼年时的铁木真聪慧机敏,深得一些德厚贤达的蒙古老者的喜爱,这些见博识广的老人常给铁木真以辅育教诲,使他获得了许多部族兴亡中阴谋虞诈、较勇斗智的闻识,培养了他的远志深心和成就大业的宏愿。

        宋孝宗乾道七年(1171年),也速该远出为铁木真定亲,在回来的路上被塔塔儿部人用毒酒害死。从此,他的家族中只剩寡妻和幼小的孤儿孤女。部众见失去头领,纷纷离去,投奔泰赤乌部。而一向与铁木真家族为盟友的泰赤乌部,也一变成为孛儿只斤部的仇敌。为斩草除根,泰赤乌袭击孛儿只斤驻地,抓住了铁木真,给他戴上大木枷在部众中游行。在被处决的前夜,他用枷将看守他的人打昏在地,带枷逃入斡难河边的树林中。还有一种传说,是一位为他理发的老妇人怜其伤痛,将一团头发塞进木枷口,把手腕上的伤盖住。铁木真就利用这团头发的滑力,将手从枷上抽出,机智地逃脱。此后,他与母亲度过了一段四处躲避追捕、颠沛流离的生活。为重振部族,铁木真投奔父亲昔日的盟友克烈部王罕。王罕非常喜欢铁木真,将他收为义子,并帮助他招集旧部,重新成立了孛儿只斤部落。不久,与孛儿只斤有世仇的蔑儿乞袭击了铁木真住地,掳走铁木真之妻孛儿帖,许多老幼被杀。铁木真势单力薄,只得求助于克烈部王罕,并邀幼年至交札答兰部的首领札木合联合作战,大败蔑儿乞部,把妻子救了回来。战斗胜利后,铁木真力量获得壮大。他再次与札木合结为盟友,放弃了旧营,到札木合那里住下来,一同游牧。许多离散的孛儿只斤部人不断汇集到这里相聚。

        札木合也是蒙古史上的著名人物。因是异族血统,被蒙古族称札答兰氏。在草原霸主的争夺中,铁木真、札木合可谓“一世双雄。”但因铁木真有着高贵血统,札木合虽有超人的才千和很强的号召力,终未能与铁木真争霸。札木合对铁木真召集旧部存有戒心,铁木真也不甘久居人下,一年多后,两人产生矛盾。尤其令铁木真恼怒的是,札木合常当众拿他被掳妻夺子的事羞辱他。一天夜里,铁木真毅然率部众不辞而别,回到了不儿罕山前的桑沽儿河畔。跟随铁木真离开札木合的有大批百姓、奴隶,还有来自二十多个氏族部落的四十几位有影响的大小头目、虎将强人。历经磨难的蒙古各部落的豪杰,都认为铁木真有将帅气度,德弘武强,有勇有谋,能成大业,遂于宋孝宗淳熙十六年(1189年)一致推选风华正茂的铁木真为汗。从此铁木真便成为各部落的领袖。(亦有淳熙十至十一年,即1183-1184年称汗之考证。)

        (二)十三翼之战

        铁木真称汗,不仅使他从一个贫困潦倒的贵族后裔一跃成为部族的领袖人物,也标志着蒙古族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、军事力量登上了群雄争霸的大舞台。这支尚显弱小的力量,此时赫然面对诸多强大的部落。铁木真紧紧依靠与克烈部王罕的联盟和与金国的修好,使诸部一时不敢对他轻举妄动,从而赢得了生聚的宝贵时间。

        对铁木真称汗,札木合大为不满,一心想在铁木真根基不稳时寻衅加以剿灭。不久,铁木真的部属在一次争夺马群的殴斗中,射伤了札木合的弟弟。札木合以此为借口,纠集泰赤乌、札答兰、弘吉刺、塔塔儿等十三个部落,号称三万人马,征杀铁木真。这是铁木真称汗后面临的第一个重大考验。当时,泰赤乌部中有人将札木合的企图报告给铁木真。毫无戒备的铁木真这时正在桑沽儿河的上游驻牧。听到这个消息,立即将所属兵马组织起来,联合拥戴他的友盟部落,组成十三翼军队,称为十三个“古列延”(亦称“古阑”,意为游牧时圈成的营地,后发展为成建制的军团)。十三翼军的总兵力,史料有三万和一万三千人两种记载,因仓促凑集,战斗力远不及十三部联军。两军在答兰版朱思(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克鲁伦河上游北)展开激战。初战时,铁木真损失了一些兵马。他见难以取胜,主动后撤至狭窄山地,据险以守。札木合见铁木真预有防范,也主动回撤。“十三翼之战”,札木合联军只抓仕一些俘虏,小胜回营。但他在内部严查通风报信的“奸细”,滥用酷刑,激起人怨。而铁木真却展示了自己以弱击强的胆略与组织指挥能力,使札木合属下一些部众纷纷前来投奔。铁木真未胜而得势,力量反而更加强大。

        (三)击败塔塔儿、主儿勤、泰赤乌诸部

        1、灭塔塔儿

        在蒙古部兴起前,塔塔儿是汉北草原强悍的大部,控制着呼伦贝尔湖附近最富饶的草原。“塔塔儿”,宋人称之为“鞑靼”,因声名远播,至使草原上其他部族也自称或被人称为塔塔儿、鞑靼。塔塔儿对金朝是时服时叛,服时充当打手,侵扰蒙古等部族;叛时又去袭扰金朝的边地。《大金国志》、《元朝秘史》都曾记载,蒙古部与塔塔儿“厮杀十三次”,又称“连战十七次”而“不曾报得仇”,足见塔塔儿军事力量很强。宋宁宗庆元一年、金章宗明昌六年(1195年),塔塔儿部侵扰金朝边地,金发兵北伐。次年,金左丞相完颜襄从临潢(今内蒙昭乌达盟巴林左旗)发兵,大败塔塔儿部,其残余兵马逃向斡难河流域。铁木真接到金朝的邀请,便与克烈部联合出兵,沿斡难河迎击,很快到达浯勒札河上游。这一带有金朝过去修筑的边墙,还有一些堡垒、营寨。塔塔儿残部逃到这里,加固营寨坚守。铁木真率军留下围攻营寨,克烈部兵向东继续追歼逃敌。蒙古军经半个月的围攻,终于破寨而入,捕杀了塔塔儿部头领蔑古真薛兀勒图,掠获大批财产和俘虏。

        宋宁宗庆元四年,金章宗承安三年(1198年),金朝再次出兵北伐。被金击败的一些草原部落纷纷向西求生存和发展,并在混战役中出现一些新的组合。宋宁宗嘉泰元年(1201年),札木合招集泰赤乌、塔塔儿、乃蛮等部首领集会,组成暂时的军事联盟,攻击铁木真和克烈部王罕,结果大败。蒙古军乘胜向塔塔儿部进兵。次年,铁木真从彻彻儿山出发,在答兰捏木儿格思之地(今内蒙哈拉哈河支流讷墨儿根河一带)展开军队,向塔塔儿四个部落作最后攻击。战前发布了军令:战中不准私取财物,俘获人畜要众人分配;战败后要返回杀敌;临阵脱逃者斩首。这道军令振奋了军心,严明了战场法纪。大战发起后,蒙古军人人奋力冲杀,不再乱抢乱夺财物、牛羊,使军队显示了很强的战斗力。大军一直攻击前进到兀鲁回失连真河(今内蒙乌尔浑河、色野尔集河之地)顺利取胜,彻底击溃了塔塔儿军队。作战中,塔塔儿四部落的贵族、富户均被杀死,在各个塔塔儿营寨的百姓经拼死抵抗,最终被屠戮血洗。至此,塔塔儿部彻底灭亡。

        2、镇服主儿勤

        主儿勤部,是与孛儿只斤有血缘关系的部落,属蒙古部中贵族之一。起初铁木真的意图是团结主儿勤共同对敌。因此常有意将禽兽驱赶到主儿勤部的围场中,有时也将一些战利品分给主儿勤部,予以笼络。但主儿勤头领不肯联合,使铁木真常存后顾之忧。当铁木真率兵围攻塔塔儿营寨的时候,主儿勤部认为有机可乘,便去突袭铁木真的后方大营。铁木真对此早有谋断,在攻击塔塔儿胜局已定时,抽出部分兵马星夜回驰,向大营回防。主儿勤部突进营地,仅获六十余名老小。兵马刚刚撤出,即被铁木真各路军四面围住,偷袭的人马没作什么抵抗就统统作了俘虏。只有头领薛扯别乞兄弟各夺一马逃出。铁木真在愤怒中向主儿勤发兵。主儿勤既失道义,又弱不可击,在克鲁伦河沿岸的朵兰一-孛勒答里之地(七道岭)被击溃。在追击中,薛扯别一乞被擒。铁木真将头领处死,百姓们则纷纷归顺。镇服主儿勤后,铁木真在蒙古部中的领袖地位进一步得到巩固。

        3、阔亦田大战与讨灭泰示乌部

        泰赤乌部,也是与孛儿只斤同一血亲的本族人,一直有与铁木真争衡的意志,常在铁木真远征时掠袭其后方牧地。宋宁宗六年(1200年),泰赤乌与蔑儿乞联合,准备袭击铁木真。铁木真则联合克烈部王罕迎击,两军会战于斡难河地区的草原上。泰赤乌部起初攻击锐利,有所斩获。铁木真则令军中四大良将博尔忽、木华黎、博尔术、赤老温在山地中设下埋伏,自己带一支精锐骑兵且战且退,直把泰赤乌兵马引入伏击圈。此时,克烈部王罕兵马也赶到,一举击溃泰赤乌。此战使泰赤乌部元气大伤。残部逃至贝加尔湖东北岸。

        次年,札答兰、泰赤乌、合答斤以及乃蛮、蔑儿乞等12个部落,举行了一次重要的盟会,各部首领都来参加,共同推举札答兰部的札木合为古儿汗(意为众汗之汗),准备对铁木真、王罕联盟进行突然袭击。其中札答兰、泰赤乌、合答斤等,是蒙古族内部不服铁木真的几个强部乃蛮、蔑儿乞等是蒙古族外部与铁木真结下宿怨的部落。他们联合作战的目的,在于打击正在崛起的铁木真。而这些内外强敌,又正是铁木真统一蒙古必须征服的对手。札木合联军的行动刚一展开,就被内部的人通报给铁木真。这时,铁木真正驻牧在古连勒古山(今蒙古人民共和国肯特省臣赫尔河河源)。他立即与王罕联络,两军相约全力迎击。铁木真、王罕分别派出三路先锋,六路先锋又设三个侦察敌情的哨望所。大军进至兀惕乞牙,与札木合联军四路先锋正面相遇。双方军队在阔亦田(今内蒙古新巴尔虎旗辉河、南奎腾河附近)摆开战阵。铁木真、王罕联军抢占了居高临下的阵地。交战前,突然风雨大作,气温下降,札木合联军逆风冒雨向上攻击,结果人马不断从高处滚下,摔伤摔死。本来就是松散拼凑的联军士气大挫,怨声四起。四路先锋失去了冲击的勇气,有的部族人马见势不好,逃离了战场。铁木真、王罕联军以逸待劳,依凭有利地形和高昂士气,大举反击。而此时身为联军统帅的札木合却放弃指挥,乘机抢夺财物,然后顺额尔古纳河逃跑。十二部联军被一举击溃。

        王罕率人马追击札木合与蔑儿乞部,收降了札木合。铁木真则领军追击泰赤乌部,一直杀到斡难河畔的泰赤乌营地。阿兀出等贵族首领整理所余部队,与铁木真作最后一搏。铁木真渡河向泰赤乌阵地发起攻击。交战中,铁木真被一冷箭射中脖颈昏迷过去。他被抢救苏醒后,裹伤上马继续指挥战斗。泰赤乌部众自知无力抵抗下去,不再逃奔,纷纷回到营地。军士则相继投降,一些贵族头领逃到远处的森林中躲避。铁木真下令斩杀了泰赤乌各支首领,泰赤乌血统的人也大都被杀。对射伤铁木真的箭手只儿豁阿歹,铁木真爱其勇武而收留了他,改名“者别”,取利箭之意。者别后来成为铁木真麾下的骁勇战将。

        (四)消灭克烈部王罕

        经铁木真称汗后的几番大战,蒙古草原上部族林立、混战厮杀的形势有了很大变化。至宋宁宗嘉泰二年(1202年)出现了蒙古部、克烈部两大势力与乃蛮部三足鼎立的态势。铁木真占据了东方呼伦贝尔草原牧场,势力进一步强壮。

        克烈部,《蒙古秘史》称为“客列亦”,《辽史》称为“北阻卜”。它与塔塔儿人有血缘关系,同蒙古族、突厥语部落均有杂居的历史。但在风俗、语言方面受突厥族的影响最大,许多名字、称号都直接采用突厥的叫法。克烈部由六个部落联盟组成,统归王罕管辖。突厥语首领叫“不亦鲁”,因为被金朝封王,才叫王罕。王罕原名脱斡邻勒,突厥语为“屯黑鲁勒”,是对一种凶残飞禽的称呼。王罕与铁木真曾结为义父子,在军事斗争中结成统一战线,常常联合作战,互相救助。王罕生性残忍,贪图财物;而铁木真善络人心,重道义,重地势的扩张。两人相处,王罕总觉在财产掳掠的归属上不吃亏,所以愿意联盟。但随着他们共同的敌人逐步被消灭,联盟就难以维持了。特别是王罕手下收留了许多被铁木真战败的部族将领和贵族,其中包括札木合等铁木真的宿敌。这些人千方百计地离间王罕与铁木真的关系,终于使这对曾经生死与共的盟友反目为仇。

        对攻击铁木真,王罕和他的几子桑昆意见不合。王罕不忍下手,桑昆力争动武。最后王罕同意由桑昆去筹划。桑昆与札木合密谋认为,此时铁木真的十三翼军只有五翼留在西方基地,其余八翼则在东方驻冬。两地相距约一千五百余里,主力回驰需要五六天时间,而克烈部军距铁木真后方基地只半日行程。因此定下计策:答应铁木真曾提出的与王罕儿女联姻的要求,请铁木真返回为儿女定亲,在酒宴上将其捕杀;而后一举攻破铁木真后方基地,再迎击远道回师之主力。对此,铁木真并未觉察。他应邀赴桑昆设下的喜宴,只带随从十骑。走到第五天,在其后父蒙力克的营地住宿,作炉边夜谈。蒙力克老人历尽沧桑,对王罕的盛情深存疑虑,再三提醒铁木真,在群雄争霸的时候,务必多加防备,过去提亲,王罕父子不允,现在突然答应,其中恐有奸诈。铁木真听老人所言,只派两名使者前去,自己连夜转回营地。桑昆见计已败露,决定第二天清晨即发兵。这个计划又被人报告给铁木真。铁木真得到情报,立即传令各翼兵马、百姓丢下辎重,轻装转移。但因传令途中的耽搁,铁木真的五翼军,一部分东撤,一部分被围。铁木真所带五千多兵马被王罕追堵,双方在金界壕附近展开战斗。王罕将所属编成五个梯队,对仓促转移、立足未稳的铁木真轮番冲击。兀鲁兀惕、忙忽惕的两支部队首先迎战,击败了王罕第一轮冲击。第二轮冲击开始后,术赤台率军增援,接连击垮第二、第三轮冲击。王罕的第四梯队是一千名护卫军,接替突击上来后,术赤台拼死抵抗,迫使其撤回。第五梯队是王罕的大中军,预备在总攻时使用。但桑昆见四轮突击受挫,没等王罕发令,就带领身边兵马冲上阵去,结果被术赤台一箭射中肋部,跌下马来。王罕军锐气大减,暂停攻击,铁木真乘夜撤退。王罕见儿子受伤,心中烦燥,无心追击,也撤出战场。铁木真虽经力战避免了全军倾覆,但损失惨重。他领军沿乌尔浑河和失连真河(今内蒙古东乌珠穆沁旗色野尔集河)而上,撤到答阑捏木儿格思平原,尔后顺合勒合河(今内蒙古呼伦贝尔盟、哲里木盟西哈拉哈河)而下。

        这一仗,王罕击破铁木真西方基地,俘获其五翼军之二翼的大部人马。铁木真第三子窝阔台中箭负伤。他自己也在突围中丢失了战马。铁木真沿途收集部众二千六百余人,经贝尔湖附近收降弘吉刺部后,转移到班朱尼湖边(呼伦湖西南),跟随他的首领只剩十九人。铁木真的弟弟合撤儿,在合刺温山(大兴安岭南脉)被克烈部军击败后,也会集湖边。在这里,铁木真以湖水代酒,双手捧水一饮而尽,指天发愿,誓与族人共甘同苦,成就大业。《元史·太祖纪》载“至班朱尼河,河水方浑,帝饮之誓众”。十九名首领也都饮了这浑浊的湖水。其余部众深为感动,流下热泪。这个悲壮简朴的宣誓仪式,显示了铁木真志存高远、百折不挠的英雄气概。

        转移到班朱尼湖之前,铁木真曾派使者去向王罕叙旧求和,使王罕暂消再战的念头。他派出的使者还分别到桑昆、札木合处陈言游说。这实际上是一种有名目的间谍活动。王罕联盟中成分复杂,有着各种利害矛盾。这种离间性的外交宣传战,促成了王罕、札木合等人的分裂。王罕听了铁木真使者的恳切陈词,念以往的交情,同意与铁木真讲和。这使札木合等人大失所望,加上互生猜疑,很快发生内斗。札木合等率部众投奔乃蛮,部分克烈部人投奔了铁木真。结果王罕虽胜,反倒削弱了自己。

        宋宁宗嘉泰三年(1203年)秋,铁木真离散的部众陆续聚集到呼伦贝尔草原,军事实力得到加强。铁木真感到求和不是最终办法,便下决心以奇袭的战术攻击克烈部。铁木真率大军进发,一路隐蔽行动,派游动侦察骑兵封锁了沿途西去的人马,破坏了王罕所设的各个哨卡,以防走漏任何消息。而派到王罕营中侦察的人回来报告说,王罕对铁木真的奇袭毫无戒备,正在准备大宴群臣。铁木真令先锋军每人带两三匹战马,轮换骑驰,火速袭进。大军以分路合击之势,秘密接近王罕父子的大营,乘夜将其包围。王罕大营筑有栅寨,守军拼死抵抗,寨破后又重新筑寨,反复争夺。激战三昼夜后,守军投降。除王罕和桑昆逃走外,其余部众都成了蒙古军的俘虏。铁木真拆散了王罕的氏族部落组织,把俘虏和百姓分给蒙古贵族作奴隶。克烈部大将合答黑不忍心见主子王罕被杀,率兵拼死抵抗三昼夜,掩护王罕父子突围后才投降。铁木真对合答黑的勇猛与忠诚大加赞赏,称之为大丈夫,不仅不杀,还任命合答黑为百户长。王罕父子带少数随从突围西走,整整跑了一天,在克烈部与乃蛮交界处被乃蛮的哨兵杀死。桑昆与妻子奔逃至波黎吐蕃部,不被当地人接纳,又逃到苦叉(库车),被当地酋长杀死。至此,克烈部王罕的势力不复存在。铁木真距实现称霸草原的宏愿,仅有一步之遥了。

        (五)决战乃蛮太阳汗

        乃蛮,是突厥语系在当时最大的一个部落。起初居住在谦河(原苏联叶尼塞河上游)流域,后迁移至蒙古高原西部。牧地跨阿尔泰山,分山南山北两部,核心地区在今新疆准噶尔盆地中。北邻乞儿吉思部,东壤克烈部、蒙古部,南接畏兀儿国。其习俗与蒙古族人相近,经济文化先进,军队壮大而精良,采用畏兀儿文字,信奉西方传入的景教。克烈部王罕被消灭,铁木真与乃蛮之间失去了缓冲地带,矛盾迅速激化。

        乃蛮部长台不花继汗位后,被金朝册封为大王。突厥人将金语“大王”译为太阳(亦称塔阳),所以称太阳汗。太阳汗一直自恃为大国悍族,认为蒙古是落后不开化之族人,不把蒙古部放在眼里。看到铁木真的崛起,心不能容,决定与铁木真一争高下。在此之前,乃蛮收留了一批被铁木真战败的札答兰、塔塔儿、泰赤乌等部的将领、残兵为其效力。又联络突厥语系的各部族共同与铁木真作战。太阳汗对铁木真作战的策划是:以乃蛮军为中坚,联合蔑儿乞诸部为左军,汪古部为右军,分三路向铁木真进攻。汪古部在乃蛮部东南方。乃蛮人老一辈曾娶汪古部女人为妻,所以两部称为“舅甥之国”。汪古部长认为太阳汗难成大器,而对铁木真有敬佩之意。他拒绝作太阳汗的右军,并把乃蛮的企图向铁木真通报。铁木真酬谢汪古部五百匹骏马、一千只肥羊,并邀汪古部长一同对付太阳汗。

        铁木真得知太阳汗的企图,立即停止了围猎,把营帐迁到合勒合河畔整军备战。根据氏族组织的变化,他重新编组了蒙古军,依十进制组成百户、千户,分别由百户长,千户长统领。又挑选精兵一千名组成精锐的怯薛军,平时作护卫,战时作“特种突击队”。还改组了中央机构,任命了六个亲信为“扯儿必”,官职相当于元朝官制中的“内八府宰相”。这种新的编制,加强了统一指挥,克服了氏族组织的松散性,从而使蒙古军加强了正规性,整体作战能力得到提高。整编后,蒙军从呼伦贝尔草原起行,一路游牧打猎,远征至乃蛮边界的撒阿里一带。乃蛮太阳汗则带领部众出准噶尔盆地,越过阿尔泰山进入科布多盆地备战。主力进至杭爱山山区,设营于哈瑞河边。双方前哨骑兵在鄂尔浑河一带相遇,时间是宋宁宗嘉泰四年(1204年)秋。

        蒙军劳师远征,与太阳汗的兵力比为1:5明显处于劣势。铁木真采纳部下的建议,白天将人马撒开游荡,夜间每人各烧五处火堆,遍设疑兵。太阳汗闻说蒙古军兵少,从前哨的捕获看,又是马瘦力乏,更不把蒙古军放在眼里。但登高一望,白日烟尘四起,夜间星火遍地,又不免心起疑惑。太阳汗举棋难定,对部将说,蒙古战马虽瘦,但营火多于天上星,可见兵力很强。如立即交战凶多吉少,不如先向后撤退,引蒙军深入到阿尔泰山前麓,他们远道而来,必然疲惫,找准机会杀回马枪,定能取胜。可手下骄横的将领恃军力强大,不肯后撤。太阳汗反被激怒,下令大军渡过鄂尔浑河,列阵于纳忽山崖(今蒙古人民共和国鄂尔浑河以东土拉河西的山岭)前,摆开决战的架势。但迟迟未下大举攻击的决心。在对峙中,铁木真既不主动出击,也不示弱,而是再次采用心战法,派人渗透到敌营中鼓惑离间。如此对峙长达两个多月,致使乃蛮军心动摇。投靠乃蛮的札木合,见太阳汗之无能,比老王罕更甚,便丧失了信心,又暗中派人去同铁木真联络。铁木真认为时机已经成熟,决定突然发起攻击。他把军队分成无数小分队,低姿向前逼进,整个阵形象大海一样,四面八方涌来。自己则亲任先锋领军,带突击队杀出一个口子,纵深直逼太阳汗的指挥部。太阳汗被逼得节节后退,越退地势越高。结果一步一步退到山岭之巅。乃蛮军都占有各自阵地,但被蒙古军包围分割,不能互相支援,见指挥部被攻击,已无心作战,争相向山顶爬去。经一天的战斗,乃蛮军被压缩到纳忽山崖的山岭上,被蒙古军团团包围。许多军士见无路可退,纷纷趁夜逃奔,众多兵马相互拥挤,自相践踏,滚下山崖者无数。第二天,溃不成军的乃蛮兵马不经蒙古军冲击,被彻底打垮。太阳汗被箭射成重伤,死在山崖上。残部纷纷投降,百姓、属民也都作了俘虏。

        蔑儿乞部长脱脱为保存实力,早在战斗中就向北撤离战场。铁木真战后发现脱脱突围,便乘胜追击。在合刺答勒忽札兀儿打了一场追歼战,脱脱战败。蔑儿乞部是蒙古语族部落之一。《辽史》中称为“梅里急”、“密儿纪”。十二世纪下半叶,蔑儿乞人牧猎于鄂尔浑河至薛灵格(色楞格)河流域。在蒙古部兴起之前,也已是漠北的强部之一。脱脱率残部投奔不亦鲁黑汗。而百姓、属民都被蒙军俘虏。但很快就有一部分百姓不甘亡国灭种,逃离蒙军控制,在台合勒山寨(亦作泰寒寨)聚合把守。铁木真分一部兵力攻寨,自己率一支队伍追击脱脱父子。宋宁宗开禧元年(1205年)春,铁木真越过阿尔泰山,对聚在索果克河的脱脱父子及乃蛮逃将发动袭击。不亦鲁黑汗正在打猎,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擒杀,他的牧地、营帐、畜群、妻女都被夺掠。脱脱父子再次逃脱,在乃蛮边境地区躲藏起来。铁木真按照处置克烈部的办法,把蔑儿乞氏族部落组织打散,百姓分配给蒙古贵族。一度强盛的蔑儿乞部终归覆灭。此后,成吉思汗一直未放弃对脱脱父子的追捕。脱脱于宋宁宗嘉定元年(1208年),其子于宋宁宗嘉定九年(1216年)分别被成吉思汗捕杀。

        铁木真在回师的路上捕获札木合。这个反复无常、不讲信义的强人,最后陷入众叛亲离、孤家寡人的境地,身边只剩五个亲信。结果正是这五个人将札木合五花大绑押送给铁木真。铁木真念幼年之交、曾结盟之谊,赐札木合不出血而死,也就是装在口袋中绞死,依蒙古贵族礼仪埋葬。蒙古人认为,灵魂在血液中。不出血而亡,便将灵魂保住了。铁木真对宿敌札木合这样处置,应当是很大的恩典了。

        宋宁宗开禧二年(1206年)春,铁木真从阿尔泰山回到故乡三河源头。这时,他已平定了塔塔儿、泰赤乌、克烈、乃蛮、蔑儿乞、札答兰等强大部族,其他弱小的弘吉刺、山只昆、合答斤、朵儿边、汪古等部族,也都归顺。辽阔的蒙古大草原已尽属铁木真。所有臣属于铁木真的部族首领、各级那颜会聚一堂,召开了划时代的库力尔台(忽里勒台,意为集会),推举铁木真为全蒙古的汗,号成吉思汗。成吉思汗的含义,古今中外的史籍解译不一。有“坚强之汗”、“众汗之汗”、“率众强大之汗”、“海洋般的大汗”、“天神赐予之大汗”等意。按通常的理解,就是至高无上的天赐帝王。在统一蒙古大草原的战争中,成吉思汗充分显示了他的军事天才和统帅能力,无愧为“一代天骄”。

军无辎重则亡,无粮食则亡,无委积则亡
         
兵马未动粮草先行